栖凤网
当前位置:栖凤网>文化>逢赌必赢的搞笑头像_“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”年终汇报,3部作品交出答卷

逢赌必赢的搞笑头像_“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”年终汇报,3部作品交出答卷

2020-01-10 13:10:21      访问量:2487

逢赌必赢的搞笑头像_“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”年终汇报,3部作品交出答卷

逢赌必赢的搞笑头像,“2019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”自去年12月启动以来广受关注,计划共收到72位投稿人发来的77个投稿,最终,《生死签》《对不起,我忘了》《南唐后主》走到了最后。

历经了三个月的集中打磨和两周的紧张排练后,12月7日,三部作品迎来“年终汇报”,在黄浦剧场以工作坊的形式呈现了高光片段。

《生死签》

原创到底难在哪

七位高中生相约郊游来到河中孤岛,嬉戏玩笑时,危险悄然而至,洪水即将淹没孤岛,小船是唯一的逃命工具,船主人孟泽手中的钥匙决定了每个人的生死,谁走谁留?生死抉择拷问着每一个年轻的灵魂……自入选以来,走青春悬疑风的《生死签》因为风格独特引发了热议。

程柯文生性自由,姚澜是他第几个女友已经不记得了,反正是和朋友打赌追来的。20岁的程柯文意外死亡,又死而复生,只为了完成和阎王的赌约——让自己完全不记得的人忘了他,完成任务可以插队投胎,反之要下十九层地狱。完成赌约后,他却发现,那个他早已不记得的人,现在却无法忘记……《对不起,我忘了》横穿阴阳,讲了一个带有超现实主义色彩的都市爱情故事。

南唐太子李从嘉经历了太子之位的残酷争夺后,发现帝王家看似逍遥其实暗藏种种不如意,于是对皇位很抗拒。然而继承皇位是他的宿命,在外界压力下,李从嘉的内心撕裂成两半,一半是赤子和词人,一半是野心家和皇帝,他是如何一步一步变成南唐后主李煜的?《南唐后主》用两个演员饰演同一角色,讲述了李从嘉在自我挣扎的过程中,逐渐成为李煜、成为帝王的故事。

为了将创意落到实处,“孵化计划”实践了新模式——身处创作最前线的导演、作曲、制作人带着专业经验投入到孵化的过程,在创作方向和可行性上,为创作者们进行点拨。

音乐剧往往是先有剧本再有音乐,因而在创作过程中,最先把三个团队难住的是剧本,“不停地改剧本、不断地推翻重启”也是汇报现场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。

《对不起,我忘了》

“我有一个笔记本是专门记灵感的,第一页日记写于2018年11月,到了2019年12月,作品终于呈现在了舞台上,感觉很魔幻,我就和剧中人一样经历了一个魔幻事件。”《对不起,我忘了》编剧李宜橙笑说,这个故事是根据朋友的真实经历改编的,“我写这个剧也是为了安慰她,‘渣男’会下地狱,好女孩会有更好的人生,很多人都碰到过‘渣男’,很容易引发共鸣。”

有了剧本才能写音乐,说到这里,《对不起,我忘了》作曲阎毅忍不住大吐苦水,“作曲都知道,剧本不定稿,音乐都不敢动笔,剧本改来改去,最后作曲的时间被压得很紧。音乐出来后,演员白天排练,我们晚上还要熬夜改曲子,更辛苦。”也是在这个痛苦的磨合过程中,阎毅发现,音乐剧创作里的音乐、戏剧、表演是紧密联系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,“这是集体创作的综合艺术,和你埋头写一首歌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”

吴泳宏的身份是演员,摇身一变成了《对不起,我忘了》的导演,他又惶恐又兴奋,“我性格温和,做了导演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工作上很强势,如果想实现一些想法我会很坚持,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团队磨合,最后的结果比较满意。”在此之前,他看过不少原创音乐剧,发现很多戏看几分钟就看不下去了,“我一直在琢磨为什么,所以我的第一出发点是怎么留住观众,这一点很重要。”

世界各国音乐剧发展的路径都不一样,美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日本、韩国都走出了一条风格独到的路,“孵化计划”的创作者在追赶的过程中,有没有借鉴成熟的作品,有没有参照的目标?

《南唐后主》编剧张吟昕坦言,这部作品是她看着德语音乐剧《莫扎特!》想出来的,“‘德扎’里有两个莫扎特,一个是成年莫扎特,还有一个如影随形的小莫扎特,象征了他盖世的才华。我这才有了将李煜‘一分为二’的想法,虽然一直想着‘德扎’,但我不会照着那个路子走,会架构一个全新的故事。”

《南唐后主》

作为《南唐后主》的孵化导师,导演马达很早就介入了创作,他坦言,整个创作过程很迷茫,“团队很年轻,编剧没写过剧本,最开始就是故事梗概,剧本不停在改,音乐也是不停改,我就是不停等。这个题材很大,我们也没有特殊的方向,多做一些风格尝试吧,看看哪一种能走通。”

作为《生死签》的孵化导师,导演高瑞嘉认为,“创作者还是要‘夹带私货’,这些私货是你想玩的、你想high的,这些东西一定要有。”同时,他也认为,原创不用惮于借鉴和参照,“我们刚开始做手机也有山寨,被大家笑得很惨,但必须要做,才有了小米和华为,以后还会有更好的。原创音乐剧,我们要先走第一步,第一步走稳了再走第二步,有朝一日不用走可以跑了,别人就跟着我们跑了。

成长之路在继续

除了主创团队,金复载、陶辛、金培达、费元洪等孵化导师和孵化评审也来到了汇报现场。

看了片段后,金复载认为,三部剧各有风格和长处,有不少精彩的部分,也有出乎他意料的演员,“一个东西要有品相,品相好不好今天基本可以看出来,三部剧可以继续走下去,推向市场。”

此前接受采访谈“孵化计划”时,陶辛常常说“我们做过程,不做结果”,“其实这是假话,谁辛苦了一年不做结果呢?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我心里没底,不知道做到最后会是什么样,不希望把话说太满。今天看了片段,我可以理直气壮地说,我们不仅做过程,也做结果。”

金培达在现场最大的感触是感动,“《南唐后主》团队坐我前面,我发现他们很紧张,那是对的,我们对自己的作品应该是这样的态度:做得好,高兴;做得不好,没关系,该哭就哭。最重要的是,对音乐剧的爱不能忘,有这种力量才能继续走下去。”在现场,他还感动于大家的互相支持,“我们需要对别人的作品仁慈一点,对自己的作品残酷一点。”

汇报现场

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是“孵化计划”的主办方,能把“孵化计划”做到这个份上,有那么多热爱音乐剧的人聚在一起,愿意为这个平台贡献自己的才华,费元洪感慨,太值了,也太幸运了。

“收入这么少,大家热情却这么高,因为我们愿意干,千难万险也会干下去。”费元洪笑说,汇报演出就像把孩子养大了送去相亲,“如果大家对孩子有意愿,可以抛来橄榄枝,我们也要看你们的家境,看看你们到底爱不爱孩子,如果情投意合门当户对,我们也高兴把孩子送出去,让他们好好成长。这只是一个阶段,接下来我们还会帮助这些项目成长,希望‘孵化计划’成为原创音乐剧的家园。”

“2019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的”工作坊结束后,下周,“2020华语原创音乐剧孵化计划”将正式启动。